- 栏目导航 -

那一幕幕的追念又呈现而来。

早晨我骑着自行车穿入那清幽的羊肠巷子,何处的风是那么的暖和,花卉又是那么的大度这儿的十足都是那么夸姣。

这时候辰,我的目光被一阵强磁力吸引了过去--两只小仓鼠在安闲安闲开兴的玩着。它们就像是一对慎密密切无间的铁哥们儿,小仓鼠混身雪白雪白的,像个白绒球。它的耳朵小小的竖患上笔挺笔挺的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