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栏目导航 -

此刻的我已踏上初中的旅途,但在我的脑海中唯独那一幕,让我难以忘却……

那一年,我预备参加英语演讲角逐。可是演讲稿背患上一塌胡涂,面临不雅观不雅观众还胆寒地如一只蚂蚁。这使我掉魄到顶点。面临不雅观不雅观众,我无言;面临教员,我更无颜。

一回到家,我便一声不响地坐在沙发上耷拉着脸就如泄了气的皮球,脑海中又会追念到昨全国午的那段措辞: